返回首页

第1519章 误会

推荐阅读:大发pk10遗漏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haiz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就是将军紧张您,才没多想。”

    苏清欢承认:“我在将军面前真的不会撒谎。”

    彼此太熟悉了,从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里都能猜出来对方想什么,隐瞒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皇上啊,阿妩啊,娘真是尽力了。

    陆弃进宫陪太上皇下棋,兄弟俩现在关系倒很融洽。

    贺长楷自嘲年纪大了,无欲无求,只想着和陆弃钓鱼下棋,优哉游哉。

    太皇太后也在,就静静地看着兄弟两人对弈。

    过了一会儿,她招招手,叫来也已经颤颤巍巍的陈嬷嬷:“你派人去看看皇上,好些了吗?”

    陆弃闻言问道:“皇上怎么了?”

    “染了风寒,散朝后就回宫躺下了,御医说要修养两日。”

    陆弃道:“严重吗?”

    严重的话得让苏清欢进宫一趟;寻常风寒就算了,他舍不得苏清欢这么冷的天出门。

    太皇太后道:“这不是让人去看吗?皇上现在,和哀家不亲了啊。”

    这话陆弃没法接。

    倒是贺长楷给他解了围:“母后,儿孙自有儿孙福。锦奴也是怕您担心;他身边那么多伺候的人,不会有事的。”

    陆弃低头下棋。

    “鹤鸣中午留下吧。”过了一会儿,太上皇开口道。

    陆弃不肯,他得回去盯着苏清欢,别让她乱吃东西。

    他早就想好了托词:“苏氏给我开了半个月的方子调养身体,需要午时用药;我若是不回去,恐怕她又要唠叨我了。”

    太上皇道:“调养身体是好事。苏氏医术好,你有福,听她的。”

    岁月磨平了贺长楷的棱角,他现在就是一个温和的与世无争的兄长。

    陆弃走后,太皇太后道:“我原本以为他过几年就会厌烦苏氏,没想到,二十年了,他依旧如初。苏氏的福分,试问天下哪个女人不羡慕?”

    听见陆弃进屋的脚步声,苏清欢笑道:“又回来监督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趁你不在就偷吃东西。”

    陆弃进来后她才发现,他脸色不好。

    “这是怎么了?不是进宫陪太上皇下棋了?怎么还生气了?”

    “你骗我。”

    苏清欢对上他控诉的口气有些愣住,“什么?”

    “我回来路上遇见了谢行!”

    苏清欢:“……”

    谢行不是应该在书院吗?怎么能遇到陆弃?

    说来凑巧,陆弃回来路上在酒楼门口看到了柳轻菡的马车停在外面——那马车奢华高调,一看就是柳轻菡的风格,想认不出来都难。

    谢行从外面回来,怀里揣着个油纸包匆匆进去。

    陆弃是女儿奴,虽然不待见柳轻菡,但是想去看看阿妩的状态,所以便下马上楼。

    结果雅间里只有柳轻菡和谢行,前者还道:“你今天怎么突然懂规矩来给老婆子请安了?”

    桌子油纸上放着点心,热气腾腾的,显然是谢行刚买回来的。

    陆弃:“……”

    他草草行了个礼,“夫人,阿妩呢?”

    “不去宫里找,来跟我要人?”柳轻菡口气凉凉地道。

    “她不是去找您了吗?”

    “谁跟你说的?”

    就这样,苏清欢的谎话被戳穿了。

    苏清欢还想含糊其辞:“那或许是找郑秀去了?”

    陆弃道:“来人,去郑家看看。”

    “你这是干什么?”苏清欢假装生气,“我难道还会瞒着你什么不成?”

    “你敢说没瞒着我?”

    苏清欢:“……她心情不好,皇上带她去温泉庄子住一天,就今天一晚上。我让白芷跟了去,晚上和小老虎同睡,你不用担心。”

    陆弃勃然大怒:“你竟然帮皇上!”

    苏清欢无语。

    她哪里是帮助皇上?她是帮助人家小情侣好不好!

    这一对儿,本来就兄妹胜过情侣,陆弃盯得又紧,根本不给两人多少相处的机会。

    她耐着性子讲道理:“鹤鸣,咱们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

    “你我都无父无母,她一样吗?”

    陆弃怒不可遏,转身就往外走。

    “哎,鹤鸣,你去哪里?”

    “去打人!”

    苏清欢:“……快回来!”

    陆弃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照壁之后。

    苏清欢跺脚:“白苏,你快跟着去,别让将军闹起来!”

    皇上本来就是对朝臣撒谎,偷得这难得空闲陪阿妩去玩,要是闹出来,威信何在?

    白苏忙点头,又道:“夫人,您知道是哪处庄子吗?”

    苏清欢忽然想起来,是啊,她就说了温泉庄子,陆弃往外冲什么?

    她告诉白苏地址,然后道:“你追上了将军就告诉他,我追他扭伤了脚。”

    这样不怕陆弃不回来。

    她又为一对可怜的小儿女掬一把辛酸泪。

    陆弃终于找到了地方,硬闯进去,侍卫道:“将军,您不能啊!您这般进去,属下等性命难保啊!”

    陆弃冷着脸:“敢拦我,现在就让你们人头落地!跟着我干什么!滚一边儿去!敢通风报信,看我能不能要了你们脑袋!”

    说完,径直往里面闯去。

    侍卫壮着胆子道:“将军,您进去不方便。只有大姑娘一个人在里面……”

    洗澡。

    陆弃却粗暴地打断他的话:“一个人在里面,还怕我进去?”

    分明心中有鬼。

    这次,他一定得狠狠把皇上打一顿才行。

    “别挠我痒痒,别,别……”阿妩的笑声从屋里传来,同时又传来拍打水面的声音。

    陆弃的脸沉得快要地滴水,心里无数种念头徘徊。

    其中就有一种念头,进去把皇上砍了!

    “我的衣服!别动我衣服,你敢把我衣服扯坏,我跟你没完!”

    陆弃几乎控制不住就要踹门。

    “表舅。”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皇上的声音把陆弃的理智拉回来。

    他回头,看见皇上匆匆而来,衣服还没有穿好。

    几乎是与此同时,屋里传来阿妩的笑骂声:“皮皮你给我滚!”

    伴随着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皮皮窜了出来,正好撞到陆弃的腿上,往后跌倒坐在地上,摸着脑袋委屈巴巴地看着陆弃。

    “表舅,”皇上笑了,“小老虎是我妹妹,我怎么会乱来?”

    陆弃铩羽而归,也不好意思让阿妩回去了,毕竟他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

    可是不久的以后,他为自己的离开而深深后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