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800小说网 > 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 > 第916章 直接走,不管金氏了(一更)

第916章 直接走,不管金氏了(一更)

推荐阅读:大发pk10分析大发pk10遗漏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大发pk10分析大发pk10遗漏活人回避大发pk10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haiz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啥?捕头来了……”金氏慌了。

    她这会儿才晓得事情的严重性,且不说自己没偷东西这事儿,没人证明,就阮小娇这个身份,要让她蹲大狱,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丹丹爹,我们不吵了,咱……咱们先把眼前的事儿解决了好不好?”金氏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张嘴。

    “解决?我咋解决?我还不是官府的人。”

    穆大德不耐烦的回应。

    说话间,捕头已经进了酒楼,上来就问这里情况。

    “你们谁偷了东西?又是谁让报案的?”

    之前拽着金氏的其中一个妇人上前两步,指着金氏道:“是她,就是这个女人,说是啥举人夫人,可实际上,做的都是些男盗女娼的事儿,她偷了我的珍珠耳环,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耳环就没了。”

    “你还含血喷人,你耳环是自己掉在地上的,刚好在我脚边,我恰巧捡起来看了看,根本没想过要拿你的东西!”金氏大声反驳。

    “我呸!你丫放啥屁了,我耳环在我耳朵上好好戴着,咋掉在你脚下啦?我们两个吃饭的桌,可不近,分明就是你偷东西找的借口!”

    两个女人,因为盗窃这事儿,吵得不可开交。

    甚至无视了过来解决问题的捕头。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两个女人,就撑起了整个场子。

    一旁的捕头也看不下去了。

    “行了,两个都押回大牢看着,有啥事儿,明儿一早交由县太爷审问、定夺。”带头的捕头一锤定音。

    旁边跟着的两个捕快,一前一后的上前架起了金氏和妇人,就要往县衙走。

    金氏被钳制住,才愈发的害怕,她怕自己,真的就这样蹲了大狱,所以她扭转头大喊:

    “大德,救我,救我,我不要去县衙,这事儿,真和我没关系……”

    穆大德这会儿脸色不好看,不单单是因为金氏出了事儿,拉自己下水,更因为金氏蠢到了家了。

    这种时候,想到的竟然是求自己,不是求阮小娇。

    阮小娇是县太爷姨娘,她说的话,难道不比自己说的话管用?

    穆大德转头,柔声细语的对阮小娇道:“娇……阮姨娘,你救救她吧,我觉着这事儿里头肯定有啥误会!”

    在这个档口,穆大德甚至说不出口,金氏是自己的夫人,就怕金氏的事儿,让自个丢了面子。

    不过正是这句阮姨娘,捕头才注意到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阮小娇。

    “阮姨娘,您咋在这儿?您不是在……在乡下的吗?”捕头礼貌的问。

    县太爷姨娘不多,算上阮小娇,也不过两位。

    都是特别温婉的女子,县太爷后院,也从未发生过女眷争吵的事儿。

    大家相安无事,你不去碰我,我也不去碰你。

    “刘捕头,这位是……我的朋友,请问你可以放了她了吗?她是不会偷东西的。”阮小娇道。

    “这……”刘捕头一脸为难。

    按理说,官府的事儿,不该由姨娘说了算。

    可是眼前的人,是县太爷的心头肉,说回去过年,就准假回去过年,归期都可以自己定,只要姨娘高兴。

    就连后院里的大夫人,都不见得有这般的自由和待遇。

    他要是忤逆了这位姨娘的话,被她穿了小鞋的话,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可县太爷在公事上一向做事认真、负责,百姓的事儿,都是大事儿。

    他作为县衙的捕头,不能这么轻易的徇私,至少,在众人跟前不能。

    刘捕头的纠结,阮小娇看在眼底。

    今个的事儿,就是她设下的局。

    而且是来县城前,就设下的局。

    为的就是让金氏尝尝她阮小娇的厉害。

    “刘捕头,这件事儿,真的有这么难吗?我帮我放了这位夫人,就当啥事儿都没有发生过,成不?”

    阮小娇的话,听起来是真的像在帮金氏。

    可惜这件事儿,掺和在其中的,不止一个金氏。

    被金氏“偷了”耳环的妇人,不满意刘捕头的做事方式,故意大声嚷嚷:“不行,你要么将我们都抓起来,要么抓这个女人,她是个偷儿!”

    “对!不能放过小偷,要不然,咱们找县太爷做主……”

    看热闹的人中,开始有人起哄,大伙儿一窝蜂的涌了上来,都说要去找县太爷。

    刘捕头也没办法,只好大着嗓门道:“行了,人都带到衙门去!有啥事儿,明儿一早再说!”

    将阮小娇带到一旁,刘捕头满脸歉意的对阮小娇道:“阮姨娘,这人我真没权利放,要是百姓们闹到县太爷那里,我……我这捕头就做不成了。”

    “您要是有啥意见,您尽管冲我来,只要保住我的位置,让我有个活儿,养活我一家五口就成。”

    阮小娇咧抿嘴笑了笑:“刘捕头,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没让你真的放人,我晓得你们也不容易。”

    “阮姨娘,我实话和你说吧,这个人,也不是不能放,而是不能现在放,不能当着百姓的面儿放。

    待会儿我可以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放了她。”刘捕头道。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愿意给阮小娇走一个后门。

    “放了?谁说要放了?”阮小娇嘴角弯起一抹小弧度。

    那笑容,如同三月里的春风,让刘捕头一怔,话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阮姨娘,你不是……不是刚才让我放人吗?咋……咋现在又改主意了?还是阮姨娘有啥吩咐?您尽管说,能办到的,小的一定去办,只求阮姨娘赏口饭吃。”

    “我都说了,之前是在开玩笑,放不放人,这种事儿,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有资格说话?

    不过我倒是真的有件事儿,要让你帮忙,你待会儿去告诉那个男人,他夫人应该要关上四五天左右。

    四五天之后,要是审判出无罪,才能够释放,明白吗?”

    刘捕头忙不迭的点头。

    “小的明白!”

    按照阮小娇说的话,刘捕头转述给了穆大德,接着当着众人的面儿,带走了金氏。

    阮小娇满脸焦急的问:“咋办啊,这金姐姐要被抓起来了,谁陪你去京城赶考?”

    穆大德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四五天,他是等不了了。

    万一金氏不能放出来,他又耽误了行程,又没捞到人。

    “娇娇,我想直接走,不管金氏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返回首页